<sub id="jlawq"></sub><u id="jlawq"><output id="jlawq"></output></u>

        <thead id="jlawq"></thead>

      打了八年,奈飛和院線第一次「停戰」

      摘要

      奈飛和院線的緩和,對電影行業有著重大意義。

      打了好幾年,奈飛和院線的「冷戰」出現緩和的跡象。

      10 月 7 日,Netflix 宣布將在 11 月 23 日至 29 日進行為期一周的《利刃出鞘 2》影院放映活動,該電影將在 AMC、Regal 和 Cinemark 的 600 家影院的熒幕上放映。

      這是美國三大連鎖影院首次同意放映 Netflix 的電影。《利刃出鞘》總票房超過 3 億美元,該作續集由 Netflix 接手之后,由于 Netflix 與院線的歷史恩怨,外界一度擔心該電影將無法在北美主流院線放映。

      最終的結果是,雙方找到了一定程度的平衡。院線上映時間只有短短一周,但比在 Netflix 的上線時間整整提前了一個月,觀眾有機會提前在影院觀看。此外,Netflix 還宣布該電影將在加拿大、英國、愛爾蘭、意大利、德國、西班牙、澳大利亞等全球多個地區的選定影院上映。

      Netflix 將這次的院線放映稱為一次「戲劇性的偷窺預覽活動」,AMC 的董事長亞當·阿倫 (Adam Aron) 也表示這次的放映「對 AMC 以及全球電影愛好者而言意義重大」。

       

       

      疫情以來,全球電影行業的格局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過去兩年院線遭受重創,流媒體平臺卻實現大幅增長,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預計到 2025 年,以 Netflix 為代表的訂閱型流媒體服務(SVOD)將在全球產生 850 億美元的收入。

      在院線、流媒體此消彼長的大背景下,這次 Netflix 與美國三大院線達成和解,也算是雙方在漫長的對弈與博弈中,各退一步、互相成全的結果。

      但《利刃出鞘 2》只是雙方一次小小的嘗試,流媒體和院線的合作未來能否持續,是否能對電影發行模式帶來長遠的影響,還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

       

      01

      由來已久的對立

       

       

      「正如我們經常說的,我們相信影院放映商和流媒體可以繼續成功地共存?!?

      盡管在宣布與 Netflix 達成合作的聲明中,AMC 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亞當?阿倫 (Adam Aron) 是這樣表示的,但是稍微對行業有所了解,就知道幾年前院線對流媒體平臺可不是這么「友好」。

       

       

      此前,美國的三大影院 AMC、Regal、Cinemark 都曾抵制 Netflix 的電影。

      2014 年,這三家連鎖影院就曾拒絕放映 Netflix 的第一部原創電影《臥虎藏龍之青冥寶劍》;2019 年,Netflix 首部獲得最佳影片的《羅馬》繼續遭到 AMC 和 Regal 的拒絕;2020 年,即便是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愛爾蘭人》和《婚姻故事》,也沒能登上 AMC 與 Regal 的熒幕。

      遭到主流院線抵制的 Netflix 只能選擇北美的部分獨立影院上映,通過在獨立影院維持 20 多天的放映窗口期來保證自家電影角逐奧斯卡的資格。

      被「針對」的不止 Netflix 一家,流媒體與院線的對立也不止發生在海外。

      2020 年,華納宣布將 2021 全年新片同步上線院線與流媒體時,AMC 曾嚴厲抨擊這一舉動,亞當?阿倫 (Adam Aron) 甚至透露將追究華納對影院造成的經濟損失;2021 年,迪士尼的《黑寡婦》也因院網同步播出被導演以及演員索賠。

       

       

      在國內,2020 年春節檔,徐崢突然撤檔《囧媽》并將版權出售給字節進行線上放映時,同樣成為了眾矢之的,被 23 家院線聯盟抵制。

      院線對于流媒體如此抵觸的原因并不難理解:隨著流媒體開始成為電影發行的新渠道,影院「第一窗口」的地位受到沖擊,其利益也因此受損。

      如今電影行業發行體制中普遍施行的「窗口模式」,早在上世紀 80 年代起就已經成型。從歷史來看,付費有線電視、錄像機、光纖視頻點播等技術和終端的出現,一度也曾對電影院線產生沖擊。因此,為了使得一部電影所能獲得的收益最大化,行業內逐漸形成了一種平衡,即「電影可以被授權提供給不同的發行渠道,每個渠道的窗口期(發行時間)有嚴格的時間順序,消費者所需支付的價格將在第一個窗口期最高,之后將遞減」。

       

       

      上個世紀新舊渠道之間達成平衡的前提是,新渠道甘居院線之后,進行錯時放映。

      而技術更為先進、傳播力度更強的流媒體平臺們,野心不止是成為第二個「DVD」或者「CCTV 6」,他們想要爭取的是縮短院線窗口期、盡早進入線上放映的窗口期,甚至是線下、線上同步上映。

      利益受損嚴重的院線方很難不「跳腳」。

      尤其是疫情爆發初期,院線關停,大量電影轉而上線流媒體平臺,像是《花木蘭》最終選擇在 Disney+上播出,《愛情鳥》改為在 Netflix 上映等等。越來越多的電影,或是逐漸突破影院窗口期的 90 天規則,或是直接跨過影院這個曾經的第一窗口直接步入線上,在流媒體與院線之間的新平衡沒有出現之前,雙方的爭執自然難免。

       

      02

      疲憊雙方的一次妥協

       

       

      等待不是辦法,雙方總要邁出嘗試的一步。

      美國電影協會 (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的一項數據表明,2021 年全球票房總額為 213 億美元,嚴重低于 2019 年的 423 億美元,倒閉、并購成為了大多數影院的結局。AMC 在過去的兩年里損失了 60 億美元,Cinemark 的股價近期下跌了 5.04%,Regal 上個月申請了破產重組……

      悲慘處境下,院線不得不重新思考與流媒體的關系。而雙方能夠達成一定程度的和解,兩個因素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第一點,對于大部分影片而言,逐漸縮短的院線窗口期對最終票房的影響有限。

      《福布斯》的票房分析師斯科特?門德爾松 (Scott Mendelson) 曾對媒體表示:「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現充足的證據表明縮短的窗口期會對大熱影片的票房產生影響。大多數大片在發行的前 38 天內就已經獲得了大部分的票房收入,這與新的窗口期幾乎一致?!?/span>

      此外,院線窗口期縮短后,一部影片所積攢的口碑效應將更容易延伸至下一個窗口,這一趨勢也將幫助片方節省宣傳成本。

      第二點,在電影內容供給上,越來越強的流媒體平臺讓院線已經無法忽視。

      一方面,流媒體平臺的制作和出品能力不斷加強,觀眾和評委們認可度逐年提高。2021 年,Netflix 憑借 16 部影片獲得了 35 項奧斯卡提名,并最終斬獲 7 項大獎;2022 年,Apple TV+的原創電影《健聽女孩》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成為首個獲得最佳影片的流媒體平臺;這次 Netflix 將首次在主流院線上映的《利刃出鞘 2》,也在不久前的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收獲了一波好評。

       

       

      另一方面,一些傳統電影發行商也開始推出自己的流媒體平臺和訂閱服務。迪士尼有迪士尼+和 Hulu,華納旗下的 HBO 和探索也有自己的流媒體平臺。這場線上線下之爭,院線沖突的對象,已經從 Netflix 燒到自己的后院。

      除此之外,傳統影業的新片制作在疫情后持續走低。據報道,華納兄弟今年只發行了 7 部電影,創下了公司歷史發行量新低。因此,不少掙扎在生死線上的院線希望未來能與流媒體平臺展開合作。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美國全國影院所有者協會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Owners) 主席約翰?費希安 (John Fithian) 透露,該協會正在與 Apple TV+、Netflix、亞馬遜等流媒體平臺討論合作,希望能在院線播放他們的影片。

      「這三家公司都在考慮擴大影院放映規模的可能性,」約翰?費希安 (John Fithian) 表示目前形勢較為樂觀:「他們開始意識到,可以在線上放映之前,通過院線上映賺一些錢?!谷绻献黜樌M行,在未來的 12 至 18 個月內,該協會的影片供應量甚至將比疫情前更為充足。

      而對流媒體平臺來說,與院線緩和關系也是一件好事。雖然在疫情期間蓬勃發展,但隨著巨頭和傳統影視公司的涌入,行業內競爭逐漸加劇,各平臺自然也需要居安思危。

      過去曾是行業領頭羊的 Netflix 最近的表現也是盡顯疲態。今年第二季度,Netflix 80 億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長僅有 8.6%,是歷年來增速最低的一次,與此同時還丟失了近 100 萬用戶。因此,這次《利刃出鞘 2》在三大院線上映并在一個月后才上線流媒體,Netflix 或許也作出了讓步與嘗試。

       

       

      這次的合作是流媒體和院線長期對立下頗具象征性意義的一次嘗試,但想要真正達到平衡,今天顯然為時尚早。

      在接受麥肯錫采訪時,擁有 30 多年電影制作經驗的史黛西·舒爾(Stacey Sher)認為流媒體與院線的共同上映「給了發行商和電影制作人更多的選擇」。這個回答有些模棱兩可,但也很難有人能給出確切答案,畢竟院線與流媒體之間還有很多問題與細節需要解決。

      就如同業內人士所言:「雖然一個關于電影發行窗口的新標準正在出現,但是我們還并不確定這個新的標準是怎樣的?!?/span>

      在新的渠道出現并打破平衡后,找到每個窗口新的最佳時限是很困難的。

      如果我們站在影片制作方的角度,依舊以影片整體收益最大化為目標來看,由于院線的盈利模式是通過票房直接注入,而 Netflix 這類訂閱制流媒體提供的是每月固定的訂閱收入,因此縮短院線放映時間所造成的收入損失就需要流媒體平臺上更多的訂閱用戶數來彌補。

      據外媒報道,去年 12 月,分析公司 MoffettNathanson 曾估計,華納兄弟決定 2021 年全年在 HBO Max 和電影院同步上映的決定將使該公司全年損失 12 億美元的收入,隨著 HBO Max 每月平均每用戶收入接近 12 美元,則流媒體今年需要增加 830 萬新用戶來彌補相應損失。但是不同的電影在院線與流媒體上的表現勢必會有所差別,因此具體的發行安排應該怎樣設置很難預估。

      如果我們站在院線或流媒體其中的某一方的角度,將自身盈利最大化考慮在內,那事情只會更加復雜、持續性地處于動態博弈之中。

      因此,這次 Netflix 與院線的握手言和可能只是疲憊雙方的一次相互妥協。而院線與流媒體的未來將會怎樣,只有時間知道。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

      A片黄色视频高清

          <sub id="jlawq"></sub><u id="jlawq"><output id="jlawq"></output></u>

            <thead id="jlawq"></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