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lawq"></sub><u id="jlawq"><output id="jlawq"></output></u>

        <thead id="jlawq"></thead>

      風口背后:第一批 00 后 Web3 創業者,和他們的「人間清醒」

      摘要

      年輕人其實想得沒那么復雜。

       

      導語:

      當不少 80 后、90 后還在困惑,生怕趕不上這趟所謂的 Web3「革命快車」的時候,有一些 00 后早已「玩得飛起」。一位 00 后朋友說,「你們眼中的革命,是我生活的日常?!?/p>

      然而,這個新賽道有的不止是「狂熱」,一些更年輕的先行者開始更加冷靜,甚至反思。

      我們和 4 位「玩」Web3 的 00 后創業者詳細聊了聊,他們的故事和經驗,或許能折射出行業的另一面。

       

      入局,在青春期

      福建人 Meepo 出生于 2000 年,「財務自由了」。

      他定義「財務自由」的標準是,資產夠買一線城市兩套房加兩輛車。這是他作為一名擁有十年經驗的 Web3「老兵」的戰績。

      Meepo 小學六年級時就接觸了比特幣,那是 2012 年,金融博士畢業的父母出于興趣,正在嘗試比特幣挖礦。為了阻止 Meepo 繼續沉迷游戲,便鼓勵他「研究一下」比特幣挖礦,每挖到一個幣,獎勵 100 元(當時一個比特幣價值 12 美金)。

      那時,從實用性上講,剛誕生兩年的比特幣并沒有什么社會價值。不過,一位挖過礦的 Web3 投資人回憶,對于比特幣來說,2012 年卻是個轉折點。

      這事兒,和諾基亞「走下神壇」有關。

      過去,諾基亞曾當過一段時間手機界的「頂流」,在中國很受歡迎,但國外價格比國內便宜不少。為了防止在海外售賣的手機流入中國,諾基亞設置了「軟件鎖」,但有人破解了這個軟件鎖,可以將手機系統改成適配中國運營商的系統。很快,破解方法流入了中國的華強北。從此,用電腦破解從國外「走私」進入中國的諾基亞手機成為了一項華強北的特色業務。

      但只用電腦破解還是有些慢。于是,有人發明了一個顯卡加速程序,可以讓顯卡參與破解諾基亞的軟件鎖。這個「灰色」產業迅速爆發了,解鎖一臺手機的利潤在 200-300 元之間,大量商戶參與其中,形成了最早的一批顯卡「礦工」。

      然而,從 2012 年開始,隨著諾基亞的沒落和「礦工」的內卷,一臺手機的解鎖費已降至 10 元,甚至 5 元,沒什么利潤可賺了,一大批「礦工」面臨失業。

      就在這時,「救星」降臨——比特幣顯卡挖礦程序誕生了。該投資人回憶,當時沒有交易所,比特幣通常在論壇和 QQ 群里交易?!肝胰肟拥臅r候一天能挖十幾個比特幣。當時差不多是 50 元一個幣?!?/p>

      「華強北那幫人根本不知道比特幣是什么,只看挖礦能不能賺錢?!惯@些靠「刷機」諾基亞為生的人迅速轉向了用顯卡挖比特幣。于是,「中國在那個時候突然間冒出了一批非常專業的比特幣挖礦算力,這可以算得上最早一批「礦工」的由來?!?/p>

      遠在廣東的這批專業「礦工」的入場,間接地讓 Meepo 的挖礦生涯提前結束了。普通筆記本的算力自然競爭不過專業的顯卡礦機,Meepo 發現能挖出的幣越來越少,一年后便放棄了,將挖出的少量比特幣給了父母。

      「那時沒賺到什么錢」,但他對區塊鏈的興趣從此開始了。

      和 Meepo 一樣,2003 年出生的 Zohar 也早早接觸了比特幣。Zohar 對金融和經濟學感興趣,上高一的時候,從學校相關的社團里聽說了比特幣,又在網上自學完了浙江大學的博弈論基礎課程。

      再加上家里人都是做生意的,也在玩比特幣,「我當時用 3000 元左右的資金買比特幣隨便玩玩,但后來基本都虧完了?!?/p>

      Zohar 現在有多重標簽:廣東省某市選科高考狀元、香港中文大學大一學生(已休學開啟 Web3 創業)、某藝術 DAO 聯合發起人、Web3 投資人等等。

      他日常投資 NFT 的收益在數十倍左右。當他說出,年輕人不要被短時間內的財富收益沖昏了頭腦時,作為一名資深「上班族」的我略微心情復雜。

      Emma 開啟區塊鏈創業時年齡更小。她出生于 2006 年,今年只有 16 歲,在加州圣何塞的一所高中念書。Emma 在 11 歲的時候從父母那里聽說了比特幣,但興趣不大。

      這里是硅谷的中心,去年,由她創造的互聯網項目入圍了 YC 訓練營(曾孵化出眾多獨角獸的美國著名創業孵化器)的前 10%。今年,她將這個 Web2 項目升級為了 Web3 項目,打算再次沖擊 YC,希望獲得投資。升級的理由很簡單,項目愿景需要依托區塊鏈技術來實現。

      無論 Meepo,Zohar,還是 Emma,進入所謂的 Web3 都不是刻意為之。

      就好像,一位在加密貨幣交易所上班的程序員,忽然發現,自己工作的領域在今天多了另一個稱謂——Web3,自己好像也更值錢了??杉幢銋⑴c其中也未必說得清楚 Web3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問他,為什么覺得 Web3 是未來。

      他想了半天,擠出一個答案:「年輕人喜歡的不就是未來嗎?」

       

      「這里沒有權威」

      無論在 Web3 創業還是在 Web2,對于 Emma 來說,只是一種學習的方式?!肝覍W習的方式就是通過我的創業項目,每當我有問題的時候,我就去查閱資料或請教別人?!?/p>

      Emma 說,不同于其他生活在美國的亞洲孩子那樣重視考試成績,她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熱衷的事情上?!府斘野l現我對什么事情充滿熱情的時候,我就去追求它,跟隨讓我快樂的東西?!?/p>

      Emma 的父親 Kavin Zhang 畢業于清華大學,他告訴我「大多數家長把教育目標定位為一個比較膚淺的、容易顯擺的、且十分一致的目標,比如上常青藤名校之類的?!沟麖牟灰?Emma 也上名校。

      即便他深知名校光環帶來的終身收益,但他更看重孩子的獨立意志和自我約束,他總是問 Emma,你想做什么?

      9 歲那年,Emma 開始寫作,至今已經出版了 4 本現實題材的小說,正在寫第 8 本書。為了把這份激情和熱愛分享給別人,2020 年,她成立了一個非營利性線上組織,教別人寫作。在這個組織中,她舉辦了寫作比賽,也會邀請其他演講者來分享寫作經驗。

      Emma 發現,一個作家僅僅通過寫書很難賺錢,很多作家不知道怎么推銷他們的書。

      為了解決作家的收入問題以及作品營銷推廣的問題,她創辦了一個 Web2 的數字出版平臺叫 Quillmates,又在今年重新把項目搭建在了區塊鏈上,更名為 Cypher??恐鴱挠H戚朋友那里籌得的幾萬美元「天使投資」,她雇了人寫代碼,而自己則負責代碼之外的產品原型、商業模型設計、運營等工作。

      在 Cypher 上,用戶可以發布文章,同時為讀者提供「付費閱讀+投資」的模式,允許讀者投資作者。這樣,作者可以發布自己的代幣,當一個作者升值的時候,讀者手中持有的代幣便會升值,這樣也給了讀者支持作者、營銷作者的動力。

      「這將是一個自由市場,任何受讀者歡迎的東西都會自動擁有更多的投資空間?!笶mma 在向我介紹 Cypher 時是這樣說的,「我想要的只有在 Web3 上才能實現?!?/p>

      她觀察到,在 Web2 的世界里,「像 Meta 和 Google、YouTube、Instagram 和 Twitter 這樣的社交媒體巨頭,平臺可以控制他們想要控制的任何內容,也可以審查他們想要審查的任何內容?!?/p>

      而在 Web3 中,沒有中央權威,所有人都是區塊鏈的共同所有者。「讓內容真正實現自由的唯一方法,就是在 Web3 上構建它?!顾f。

      很多人將 Web3 視為新世界的入口、希望改寫曾經由老巨頭們寫下的「過時」的底層商業規則。這也更接近于當下「門外」的年輕人們試圖進入 Web3 的理由。

      比如,定慧對 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一見鐘情,這種不同于傳統公司的商業組織是 Web3 最讓他興奮的地方。今年做過一段時間某 NFT 項目運營合伙人的他,在一年前決定加入 Web3 的「圈子」時,還沒有任何鏈上企業的實操經歷。定慧是陜西人,出生于 2003 年,學只上到高中,其中有八年的時間是在家上學。

      小學五年級時,身為大學教師的父親為他辦理了退學——理由是,眼見孩子在學校待了幾年,「每天熬夜做作業」,「把身上的很多靈氣都丟掉了」。從此,沒再經歷過體制內教育。

      最初,家里人會幫他找一些課程、項目實習,用他的話說就是「在社會中與優秀的學長、前輩的共事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比如,普通人該上高一的年紀,定慧參加了一個大學生社團聯盟,成為了社團的志愿者,開始為社團的公眾號打雜,從此進入了新媒體這行。此后,他一直在各類項目中實習或工作,直到現在將近三年時間。

      早在 DAO 這個概念出現之前,定慧覺得自己就已經在「踐行」DAO 了。大概是高二的時候,定慧做了一個凝聚了數百位在家學習、休學、退學少年的網絡社群,「秉持著的理念就是人人平等、自治」。

      后來,定慧給一位叫安豬的做教育創新的老師做學徒,學習了怎么做社群運營、寫作、項目管理?!肝矣X得他那邊團隊的自治氛圍,雖然沒有智能合約,但也類似于 DAO。在各個城市,成員都可以組建那里的分部。他們在教育創新、社會創新、組織變革方面探索較多?!?/p>

      入坑 Web3 是在 2021 年。定慧在北京實習期間,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在網上聊區塊鏈和 Web3?!杆援敃r遇見 DAO 后就很驚喜,因而入坑?!箘偨佑| Web3 時,定慧每天都泡在 DAO 里。在各式各樣的微信群里,起初他看不懂聊天內容,但感覺自己「一直在學習」。因為在社群里的積極發言,他受到認可被邀請參與一個 DAO,并成為該 DAO 的運營,「他們給我開工資?!?/strong>

      某種程度上,在 Web3 領域里的年輕人中,反叛元素的出現頻率極高。Zohar,這位高考狀元喜歡稱自己為「壞學生」,「喜歡做點不一樣的事情」——高一時,Zohar 利用各類網課資源為自己制定了一份獨立的學習計劃。

      「為什么不論老師還是學校,都希望大家按照一個相對標準的節奏和要求去學習或研究?我理解,畢竟管理這么多人,需要一個比較統一的、適合大多數人的方式來提高效率?!筞ohar 說,「但我并不認為我屬于大多數人?!?/strong>

      此前他的成績屬于中游,幾乎不怎么聽講,通過在網上自學,他習得了大量的知識和有關高考的經驗,后來高考時,一躍成為全市的高考狀元。

      僅僅半年后,他再次做出不同尋常的選擇。在完成大一上半學期的課程后,Zohar 便從香港中文大學休學,投身 Web3 創業:發起藝術相關的 DAO,參與策劃歐洲首個高規格加密藝術展;后來還成立了加密貨幣基金,成了一名投資人。

      Zohar 覺得,在現有的環境下,普通人想實現自身價值、獲得可觀的收益,甚至跨越階層是有難度的,但「Web3 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間和希望,在這場浪潮中,每個人的影響力都可以被放大。」——這主要體現在財富轉移的速度足夠快。無論在網絡上,還是在一場交流會上,關于區塊鏈的財富自由的傳說隨處流傳,讓他們相信,每一個人在參與 Web3 的過程中,都有可能獲得超額的財富。

      年輕人們渴望顛覆權威,甚至成為所謂的「權威」。但成為那個幸運兒的幾率究竟有多大呢?

       

      割」與「被割」

      Zohar 在和項目方電話或者在線交流時,如果他不說,沒人知道他只有 18 歲?!高@就是 Web3 的匿名性」。

      這點他說的沒錯。

      我們的采訪都是通過電話進行的,我并不知道對方是什么造型,長什么樣。事實上,我也不方便做一次采訪就讓對方把自己的身份證、戶口本、學歷證書、工商注冊證明統統發給我,來驗證他說的是否真實。

      我試圖通過他們的周邊人來交叉驗證真實性。但也不能完全保證。比如我沒有辦法完全驗證——他們自稱最多每周要聊接近 20 個創業項目;有人大學期間做了 20 多份證券、大廠、交易所相關的實習;又或者,投資加密貨幣的真實回報率。如果對方想忽悠我的話,想必還是比較容易。

      這是 Web3 創業圈中的常態。一位在幣安(目前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工作的朋友曾提醒我,「不要完全相信幣圈人說的話,將他們說的財富先去掉一個零,再打個對折?!?/p>

      「這個圈子有財富神話,但鳳毛麟角?!筂eepo 說。

      2014 年接觸以太坊網絡后,Meepo 參與其中,認識了很多項目方,「早期很多人后來成為了圈內大佬?!购髞?,他帶頭組建了社群,逐漸壯大。通過為一些項目方轉發項目到群里做宣傳,Meepo 獲得了一些「內幕信息」,比如某個時間點將會有大量資金進來,他就去做套利,「差不多是從 18 年開始,慢慢的就財富自由了?!?/p>

      「社群里的人不少也因此賺到了錢,大家逐漸信任我,成了我的粉絲?!?/p>

      當 Meepo 承認自己某種程度上也屬于是靠「割韭菜」實現了財富自由時,我驚訝于他的坦誠。

      「幣圈怎么賺錢?就是靠消息不透明性賺錢?!顾姷絿鴥纫恍?VC,早期通過 all in 的方式實現了一夜暴富,之后便很快退出 Web3,去投資其他領域了?!负芏?Web 3 項目方所說的什么基于信仰、基于共識去做一些事情,這些都是假的,當他們每個人都賺夠錢了以后,就不會再有人談什么共識了?!?/p>

      電話中的我們沉默了一會兒。Meepo 接著說,「雖然我不喜歡這種方式,但我覺得個人利益高于一切?!埂溉绻f要普度眾生的話,我首先需要去實現自己的一些追求和目標?!?/p>

      會有負罪感嗎?

      「因為我看不到誰在虧錢。區塊鏈就有這樣一個好處,就是你不知道現在是割誰的韭菜,所以就不會有負罪感。」但 Meepo 并不會允許在自己的項目里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定慧曾擔任過一個宗教文化類 NFT 項目的運營負責人,接觸了一段時間后,他揣測,投資方是「幣圈的人」,可能想撈一把就走。

      「一款頭像類 NFT 最大的價值應該是使用者的人脈圈與牛市中的造富效應。但對于土狗 NFT 而言,通過一些敘事、營銷手段為項目「賦能」,看似做的風生水起,其實只是虛假繁榮,沒有真的創造價值?!?/p>

      定慧最初選擇加入這個項目,「一方面是的確有很多關于宗教的思考希望表達,更重要的是有機會以項目負責人的身份去運作,面對更大的挑戰、收獲一手的經驗?!?/p>

      「以我的背景,優質的項目方不會給我這個機會,但如果我有做過一次的經驗,后續求職時就會完全不同」。在他看來:躬身入局永遠是最好的學習方式。

      「我現在已經退出了?!苟ɑ勖鞔_表示,想要的經驗已經拿到,「只是不愿再和這樣不成熟的項目方合作了。這個項目可能沒有什么價值,但我在做宣傳的時候沒有去故意欺騙或煽動大家的欲望產生購買,因此問心無愧?!?/p>

      「NFT 目前本質上還是一個靠聲量貢獻的領域?!筞ohar 說。他觀察到,一個項目的優劣和它能否賺錢是兩碼事。一些項目「很稀有」、「有創意」,但團隊對于用戶預期的管理不行,導致項目不被市場認可,NFT 的價格一直起不來。「我們管這叫市值管理能力,通俗一點講的話,有點像講故事的能力?!?/strong>描述得更直接些:你能不能讓用戶覺得買了你的 NFT 后能升值。

      一位資深 NFT 買家向我們直言道,「大部分 NFT 項目都是割韭菜」。比如一個團隊在開發一個 NFT 項目的初期,會描繪未來的圖景(NFT 將如何升值)。而一旦發布了項目,用戶買單后,就不再給這項目「賦能」(比如搞一些社區活動,邀請一些大佬來社區做分享),用戶相當于只買到了一張圖片。項目方基本是「空手套白狼」。

      不過,Meepo 覺得自己有辦法改變這種現象。他策劃了一個主打 IP 二創概念的 NFT,并很有信心它會被市場歡迎。

      「現在的 NFT 市場是一個炒作市場,很多人手上的 NFT 是賣不出去的,因為持有方是被動的?!顾麤Q定做一個能由玩家自己決定價格的 NFT——他為自己的 NFT 項目寫了一篇 10 萬字的玄幻開放式小說,用戶買完一個 NFT 后,會獲得小說里面特定的某個章節,可以對這段話進行創作。

      「這樣就能實現 NFT 的價值不決定于市場,不決定于項目方,而是持有者本身」他稱這種模式為 create to earn,持有者可以通過二次創作來提高 NFT 的價值,「如果你想讓自己的 NFT 賣一個好的價錢,那么你就要去通過二創的形式不斷地修改,來達到買方滿意的程度,賣個更高的價錢?!?/p>

      「我不擔心我賣不出去,我有我自己的后路?!顾嘎蹲约骸甘稚嫌?3 個加起來人數近萬人的社群」,「群主就是我」。這是他過去這些年「積攢下的人脈」。他相信,只要在這些社群里宣發自己的項目,「肯定有人買?!顾Q之為「圈層化的營銷」。

      但因為加密市場正處于熊市期間,Meepo 擱置了項目的發布,等待下一波牛市的來臨?,F在,他有另外一件同樣要緊的事情去做。

      下一站

      「其實我對這個行業蠻失望的,Web3 應該傾向于技術,而不是金融屬性或者炒作的東西。我對 Web3 又愛又恨?!筂eepo 說,他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幫助 Web3——今年從學校本科畢業之后,轉身加入了某互聯網大廠。他青睞互聯網大廠 AI、元宇宙等方面的技術底蘊,「畢竟區塊鏈只是 Web3 的一部分?!?/p>

      「未來時機合適的話,我還是會回到 Web3 的。去中心化的的商業文化更吸引我,那會是未來?!?/p>

      所謂的去中心化與當下的商業文化間差異的一種體現是,過去十幾年,互聯網行業的暢銷書是《無限戰爭》之類看上去就劍拔弩張的成功學書籍,而 Web3 領域的流行書籍是《主權個人》,基調從爭斗變成了平權、和平共贏。這背后,生意的底層邏輯在改變:強調社區而不是公司,強調個人而不是公司,強調成員而不是用戶。

      只不過,這種「去中心化」的未來依舊很遠。今年 7 月份,定慧和上一份 DAO 運營、以及 NFT 項目的運營合伙人的身份,告別了。他寫了一篇文章:《國人 DAO 大敗局:放心吧!我們都實現不了去中心化自治》,復盤了當下 DAO 存在的問題。

      定慧提出,當下很多基于微信開展治理的 DAO,和社群沒什么區別;核心團隊集權統治;開會繁瑣,難以達成共識,沒人做事;也沒有良好的激勵機制。借著 DAO 的名義招搖過市,「實際上啥也不是?!?/p>

      「人們常提到 Web3 信仰,我覺得是一種投射,是將人類的理想投射到這樣一片新鮮的熱土上?!苟ɑ鄯此剂?DAO,「它能不能變成現實?其實我不抱太大希望?!沟琅f在探索更好的 DAO 的實現方式。

      8 月末,在 706 大理主辦的「瓦貓之夏」Web3 大會上,定慧擔任了 DAO 主題營地的主理人,這位 19 歲的朋友為從全國各地的「哥哥姐姐」們,策劃、組織了 3 天的分享、共創活動。

      對于這些年輕人來講,Web3 當然不是終點,更像是人生的一段旅途、新的嘗試或者說低成本的冒險。

      Zohar 說,他終歸有一天還是要回歸校園,做更加深度的學習,開啟下一項研究?!肝以谛M獾慕洑v和校內去研究的東西將會是互補的。我很渴求這方面的進步?!?/p>

      他希望在回到學校之前,積累更多關于市場、明面上看不到的認知,和別人做大量的交流,去獲得獨家的見解與認知。去積累與人打交道、與項目打交道,以及關于投資的邏輯和經驗?!府斘矣X得,我已經搭建完了一個相對完善的框架的時候,我會回到學校研究另一個體系的框架。人不能總局限于一個方向、事情上去努力,那樣子可能不會走得非常遠?!?/p>

      年輕人的發跡故事就像爽文。他們作為社會資源最少的一個群體,底色其實是「Underdog」(在中國,理解為「屌絲」也行),如果連資源最薄弱的人都成功了,那理論上每個人都有機會獲得成功。人人都喜歡看年輕人的故事,也都希望自己能過得更好。

      故事還在繼續。

      作為第一批 00 后 Web3 創業者,Meepo 加入了互聯網大廠,Zohar 未來要回到學校,Emma 利用課余時間繼續沖擊 YC 訓練營,定慧還在尋找 DAO 的機會:他們都有光明的前途。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

      A片黄色视频高清

          <sub id="jlawq"></sub><u id="jlawq"><output id="jlawq"></output></u>

            <thead id="jlawq"></thead>